#D10小说# #D10台词# 龙骑士格-第十域官方论坛-多益网络
  • 左莫白河

    头像
    Lv.6

    在玩游戏 游戏

    浏览 7795     回复 5

    #D10小说# #D10台词# 龙骑士格

    楼主 发表于 7天前| 只看楼主| 顺序浏览 举报

    #D10小说# #D10台词# 龙骑士格里菲斯的原创小说,在想台词的时候想到这些场景,写出来大家交流一下~~台词已发过:1、“枪还在,就绝不言败!” 2、“向着阵旗冲锋!”

  • 意大利炮

    头像
    Lv.16

    在玩游戏 游戏 游戏 游戏 游戏

    5楼 发表于 7天前 举报

    [激动][赞]

  • 潮汕功夫茶

    头像
    Lv.20

    在玩游戏 游戏 游戏 游戏 游戏 游戏

    4楼 发表于 7天前 举报

    先马后看

  • 3楼 发表于 7天前 举报

    可以可以,持续更新啊

  • 2楼 发表于 7天前 举报

    牛逼啊 大兄弟 赞赞赞

  • 左莫白河

    头像
    Lv.6

    在玩游戏 游戏

    1楼 发表于 7天前 举报

    一 夜色如水,新月如钩。 凉风吹过密林,树叶沙沙作响。 飞禽走兽似乎都为漫天的杀气所激,早早逃离了故乡乐园。 林中有车,金车金帐,流苏如丝,迎风而舞。 车旁还插着龙旗,说明车上坐着的人一定是大人物,因为这是黄金联盟最高规格的车,只有顶级的贵族才配乘坐。 全身金甲的侍卫一个个脸色紧张,手握枪杆,围在车旁。 “好像……被包围了呢。”格里菲斯拄着金色的长枪,站在所有侍卫的最前方,他脸色平静,身上的黄金铠甲狰狞得如同恶龙。 密林中有一双双饿狼般的眼睛在盯着他们,像狼群在包围猎物,先用凶狠的眼神和锋锐的爪牙把猎物吓个半死,再出来慢慢享用。 金甲的侍卫们紧张得像待宰割的牛羊,可格里菲斯立在他们面前,就像一堵墙,把凌厉的杀气和死寂的气氛统统挡在墙外。 侍卫们看着他,心里又燃起斗志——有这个人在……一定能带领大家冲出重围! “我的队伍出了叛徒吗?特意绕了这条小道,还是被你们堵上……”格里菲斯看着面前的密林,在幽暗的林深处,有一个沙沙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嘶哑的冷笑也由远而近:“别错怪了好人,出卖你的不是手下,是贵族骚包和顽固。不过如果我是泰勒殿下,我也一定不肯舍弃这架华美的马车,这可是顶级贵族的象征呐!” “当然,你们这些亲卫的金甲也同样骚包就是了……”一个枯老的身影慢慢走到月光下,衣领的乌鸦刺绣分外夺目。“乌鸦”是黄金联盟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刺客组织,每一只乌鸦都武艺高强,精通各种刺杀技巧。 黄金联盟一直有这么个传说:黑色的乌鸦浮现在月色外之时,死神挥舞镰刀收割生命。 “乌鸦”之所以叫乌鸦,就是要让这个传说成为现实。 随着老人的出现,越来越多黑衣人走出密林。饿狼们终于现身,徘徊在羊群外,进一步恐吓着羊羔。 为了对付他们这二十来个侍卫,黑衣刺客竟出动了数十人之多,而其中还有三个人衣领上绣着“乌鸦”。 一个就是那个身材枯瘦的老人,倒提着一把匕首;一个是满脸横肉的大汉,抱着一把一看起来就分量不轻的大刀;还有一个身材均匀的青年,目光冷冷,双手各装着两把泛蓝的爪刃。 不过,也只有这么豪华的刺客阵容,才配得上刺杀泰勒殿下、黄金联盟月轮大公的第三顺位继承人。 当然,也只有这样的阵容,才配得上挑战龙骑士格里菲斯! 二 “在下便是这一届的龙骑士,亲卫队长格里菲斯。”格里菲斯轻举黄金龙枪,遥指三只“乌鸦”,语气不急不躁,丝毫不像要做困兽之斗的人。 也许那是因为,被困的不是“兽”,而是龙! 龙骑士三个字,就已象征着黄金联盟武力的巅峰! “想要围猎龙的狼,到底谁是猎物,谁是猎人?”侍卫们精神一震。 “上!”老人冷喝。他不能让格里菲斯动摇刺客们的杀心。 爪刃青年霎时消失在空气中,格里菲斯心中一震,大汉的大刀也已破风而至。只有老人还一动不动,阴冷的目光像蛇一般在他身上游走,似乎在寻找着他的破绽。 格里菲斯侧身,大刀擦着他的鼻尖劈空,他的右手一抖,黄金龙枪昂首怒号。 枪出,迅猛如电,威势如龙! “巨龙征伐!”格里菲斯轻轻吐出四个字,枪尖已刺穿了大汉的肩胛,把他整个儿挑在枪上。 大汉万万想不到,这世上居然有人能把沉重笨拙的龙枪刺得如此之快。尽管他已努力躲闪,仍只是闪开了要害之处。 格里菲斯一甩龙枪,大汉就被甩飞,带着一串血珠摔到草地上。 这时候,其他黑衣刺客才冲到侍卫面前开始交战,而本想从背后夹击格里菲斯的数名黑衣刺客,一时都愣住了。 顶尖的刺客乌鸦,居然被这人一个照面就击败,他们上去也是送死的份吧? 老人瞳孔一缩,握匕首的手紧了紧,“你是持印者?藏得还真深呐,难怪以前的刺客都死得不明不白。” 持印者,那是觉醒了非人力量的人,就算原本只是一介凡夫,觉醒之后也会强如天人,何况他是格里菲斯,被挑选为龙骑士的男人…… “是啊……自我介绍的时候少说了一句,”格里菲斯笑了笑,“在下是这一届的龙骑士,持印者、格里菲斯。” 话音未落,他突然转身,龙枪横扫,“铛”一声挡住了致命的一爪。那个隐身潜行的青年,竟已不知不觉中摸到了他身边! “你……也是持印者吧!”格里菲斯皱了皱眉头,额上不禁冒出一点冷汗。虽然一直警惕,可如果不是身上有龙神气息护体,他可能直到死前的那一刻,才会发现这只乌鸦。他双手抓住龙枪,横扫而出,奋力将其扫飞。 “幻影行者,米勒。”青年在半空冷冷说道,轻身落地。 米勒似乎连多说一个字都嫌麻烦,他的眼里只有那辆金车,车里端坐着他们的刺杀对象。 金甲侍卫和黑衣刺客围绕着金车打得火热,金帐却连掀都没掀开。 “什么样的君主,才会如此冷血,侍卫为他浴血奋战,而他看都不看一眼。”老人盯着格里菲斯,“又是多愚蠢的骑士,才肯为这样的人效忠?” 格里菲斯耸了耸肩,“大概是因为,他不是我的君主,而是我的兄弟!” 三 格里菲斯的父亲很反对他当亲卫队长,同样出生于黄金联盟大贵族家庭的他也不稀罕龙骑士这个称谓。他本应像其他所有贵族子弟一样,享受家族的福荫,吃喝玩乐追求女孩,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月轮大公找他当亲卫队长的时候,偏偏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呢?这么多年出生入死、腥风血雨,怎么就一丝后悔都没有? 他对月轮大公那个又严肃又腹黑的家伙才没什么好感呢,可是,看见泰勒那个家伙笑嘻嘻的样子,他便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他跟泰勒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了,他比泰勒大七个月,常以关照小弟的老大哥自居,跟活蹦乱跳的泰勒比起来要老成一点。小时候,他们一起玩泥沙,一起掀淑女的裙底,一起往御花园的喷泉里撒尿;长大后,他们一起学武,一起喝烈酒,一起游历天下。 无论面对什么,泰勒都总是笑得很阳光,丝毫不像一个冷血无情的大公儿子。 他想,亲卫就亲卫吧,每天跟着那个傻笑的家伙,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全大陆唯一一个龙骑士的称谓,听起来也蛮帅的…… 他父亲很不解,认为龙骑士是一个很危险的职位,还没啥好处。格里菲斯笑笑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啦。多么堂皇的理由啊,那时候他的印记已经觉醒,成了强大的持印者,父亲也无话可说。 他内心深处,很深很深的地方,藏着他答应当龙骑士真正的原因。他觉得泰勒比他的处境危险得多,大公位置的继承人,单这个身份就足以让他的人头价值千金。他还觉得泰勒傻乎乎笑着的时候,配上金灿灿的短发,阳光得能把人的心融化。 保护自己的小兄弟,守护那阳光的笑容!这是从小就在他心里扎根的念头,谁让他是关照小弟的老大哥呢。 现在长大啦,不是那个玩泥沙掀女生裙子的小毛孩了,这个念头听起来也变得蛮幼稚蛮可笑的,可是无论他是持印者格里菲斯,还是龙骑士格里菲斯,他依旧坚守小毛孩格里菲斯的念头。 那时候他还小,既没有超凡出众的武艺,也没有觉醒强大无匹的印记,但却比往后的任何时候都要热血。 他怎么能辜负少年格里菲斯的满腔热血? 四 米勒的爪刃又到了面前,这个刺客总是神出鬼没、无声无息,格里菲斯舞动龙枪,再一次侥幸地挡住了米勒的攻击。 纵使穿着厚重的黄金铠甲,他的身法也快得吓人,眼力稍差的刺客,只能看见一片金色在晃动。他单手持枪,本只适合马上冲锋的笨拙龙枪在他手里倒像一把刺剑,一扬手就是漫天枪影,狂风呼啸。 枪影落在米勒身上,却悉数刺空,三个靠得太近的黑衣刺客成了替死鬼,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龙枪轻松划成两段。 面前的幻影消失,远处却又出现了一个米勒,格里菲斯头痛不已,好几次都是这样,米勒能分出幻影分身,而他永远分不清哪个才是真的…… 乌鸦老人又缠了上来。老人不是持印者,但却是不折不扣的毒蛇,游走在猎物身边,一有破绽就会闪电突击,格里菲斯的铠甲上有三条深沟,都是被他的小匕首划出来的。 不过他相信老人也不好受。他身上随时萦绕的龙神气息会不断侵袭靠近他的敌人,如果老人受不住侵袭,行动慢上一星半点,就绝挡不住他的龙枪! 格里菲斯抽空看向了金车的方向,那里才是浴血的战场。金甲侍卫面对数倍的敌人死战不退,地上已经抛下了十多具尸体,有侍卫的,也有刺客的。那个被他一枪挑飞的乌鸦大汉换了一只手,仍旧负伤作战,大刀每次劈下,总能震开一名侍卫。 老人阴森冷笑:“米勒,你来缠住龙骑士大人,我去取泰勒殿下的头颅!”他退开,绕过格里菲斯往金车奔去。格里菲斯提枪要追,背后又传来令他毛骨悚然的冷意,只好回身格挡,把凭空冒出的米勒挡开。 “一个幻影刺客,要正面硬撼重甲龙骑士吗?”格里菲斯恨恨盯着他,有点气喘。 米勒面无表情:“如果你能接下我的‘幻影瞬杀’,我认输。” 格里菲斯冷哼:“一击不中,便即远离,是吧?还真是遵守刺客信条啊……来吧!” 月色惨惨,树影婆娑,米勒已消失在夜空中。 格里菲斯凝神待敌,但环顾四周也完全看不见米勒,猛地,他心中一颤,感受到了无边的杀气,摧残着枝叶,凋零着百花,死亡的气息在四面八方涌来。 他的身周竟出现了五个黑漆漆的影子,每一个都像是刚从地狱归来的米勒,冷冷地包围着他,不言不语。 格里菲斯双手握着龙枪,谨慎地摆出了防御姿态,他觉得这五个影子只是迷惑他视野的幻影,米勒肯定躲在某处准备发动致命一击。 可是这五个幻影却同时动了起来,十把爪刃抓向他全身各处要害,速度快得如同鬼魅! “怎么会……”五影合一,幻影瞬杀阵瞬间爆发,没人能形容那一瞬间的速度,阵里的时间仿佛已经凝固,只有鬼魅能不受时间的束缚!格里菲斯在最后一刹,提起了手中龙枪,他看见了一抹幽蓝闪电…… 漫天杀气一时散去,鬼魅般的幻影已消失不见,米勒静静站在格里菲斯面前。格里菲斯用龙枪支撑着身体,身上狰狞的黄金铠甲已经多了十道深沟,鲜血从里面渗出,顺着铠甲滑落,滴到地面翠绿的小草上。 “了不起,挡住了咽喉的致命一击。”米勒淡淡说。 格里菲斯还笑得出来:“我的运气一向比较好。” “可惜,泰勒要死了。”米勒转过头,看向了金车。 五 乌鸦老人和大汉已经杀到了金车旁,大汉的大刀高扬,狠狠劈向金车,老人提着匕首随时准备出击。他们听说过泰勒的武艺,几乎跟未觉醒印记前的格里菲斯不相上下,他要是放下贵族的架子亲自出手,又会是一场血战。 可是大刀却轻而易举地把金车劈成了两半! 一众黑衣刺客惊愕,老人和大汉的脸上也不禁露出几分迷茫。 米勒面不改色,转身就走。 格里菲斯喝道:“怎么?打不过就想跑吗?” 米勒的声音里没有丝毫感情起伏:“我认输。”他往前一蹿,已消失在黑暗的密林里。 乌鸦老人把金车碎片翻了个底朝天,仅剩的十多个金甲侍卫趁机聚拢到格里菲斯身边,侍卫官扛着龙旗,看到他满身的鲜血,惊讶万分:“格里菲斯大人,连您也受伤了?” 格里菲斯笑笑:“是啊,伤得不轻呢,有个了不得的持印刺客,他应该知道自己上当了,去找泰勒了吧。” 侍卫官苦涩:“大人,咱们要为联盟捐躯于此了吗?” 还活着的金甲侍卫已经个个带伤,而他们仰仗的龙骑士伤得比他们还重,黑衣刺客却还有三十多个,加上两只乌鸦…… 侍卫们纷纷看向格里菲斯,他们的身体伤痕累累,精神已十分疲惫。 格里菲斯把枪提了提,插在身前,轻声道:“枪还在,就绝不言败!”侍卫们神情一肃。 “枪还在,就绝不言败!”格里菲斯吼道,“明白了吗!” “是!枪还在,就绝不言败!”侍卫们齐声大喝,声震四野。 老人狠毒地看向格里菲斯,金车里压根没有人!泰勒根本就不在这里,他们被耍了,这支卫队只不过吸引刺客注意的弃子,泰勒恐怕早就换装易容逃过去了。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真正的大公亲卫怎么会清一色用长枪当武器,这分明是……下了马的黄金骑士团! “留一个活口,其他全杀光!”乌鸦老人闷声发令。 黑衣刺客再次一拥而上,匕首长剑寒光闪烁,侍卫们两两背对,迎战包围他们的刺客。 格里菲斯和侍卫官背靠着背,将身体的重量和背后的要害都交给对方去守护,他面前是那个乌鸦大汉,全盛时这个只会硬碰硬的大汉恐怕接不了他十招,如今倒有点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慨。 刀光戚戚,枪影寒寒,每一次用力挥舞兵器,都会有鲜血从伤口迸出,但所有人都咬牙硬撑,因为那个人还屹立着,那根龙枪还在手。 老人又站在战场外,提着匕首盯着格里菲斯,只等待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格里菲斯和乌鸦大汉一连拼了三下,双手震得发麻,全靠背后的侍卫官顶着,才没被击退。这个侍卫官倒是了得,如果能活着回去,一定升他的职。格里菲斯这么想着,抽空回头,却见一直支撑他后背的侍卫官一动不动,竟早已死去。他把长枪刺进地下,枪杆顶住胸膛撑着背后的格里菲斯,手里还紧握着龙旗枪,怒目圆睁。刺客们以为他没死,都不敢上前。 “谢谢你啦,死了还撑着我。”格里菲斯笑了笑,眼角却有点湿润,“以后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了!” 一击必杀的机会……就是现在! 老人猛然跃起,匕首划过月色,划向了格里菲斯的咽喉…… 六 “格里菲斯,保重!”分别的时候,泰勒收起了标志性的傻笑,少有的严肃。 这次,换格里菲斯带头笑起来,他笑着,豪迈地说:“放心,别小看我们黄金骑士团的猛虎们啊!你们说对不对!” “愿为君主赴汤蹈火!”他身后的金甲骑士整齐划一地下马,单膝跪地。 泰勒搔了搔金发,笑道:“没有马的骑士,没了牙的老虎。你们把马给我,我可能就是黄金联盟第一个贩卖战马的马商了。” 格里菲斯笑道:“你还要戴顶帽子遮住你的头发,脸上再擦点灰,黄金联盟可没有你这么英俊的马商啊。” 泰勒点点头,“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赛马比赛吗?” 格里菲斯笑:“当然记得,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你赢,可能是我太重了,战马托着我也蛮辛苦的。” 泰勒笑嘻嘻的:“一定要活着回来啊,格里菲斯,这一次,我还是在终点等你。” 好冷,月光洒在身上,好像银霜。 格里菲斯眯了眯眼,老人的匕首来得好快,他看得清,却来不及闪避。他脖子的皮肤感受到匕锋的寒气,泛起了鸡皮疙瘩。 可是,还不能死啊,答应了泰勒要活着到终点呢…… 他气沉丹田,绷紧全身肌肉,龙神气息在龙枪上喷涌而出,“龙!之!咆!哮!” 龙吟之声冲天而起,久响不绝,震荡着整个密林,这是龙的怒号,这是龙骑的威严!所有黑衣刺客都被龙神气息震退,包括乌鸦老人的匕首,乌鸦大汉的大刀。 格里菲斯回手提过龙旗,奋力一扔,龙旗腾空而起,竟越过了数百米的距离,插到了密林之外的山丘上! “黄金骑士团!”格里菲斯嘶哑咆哮,“向着阵旗冲锋!” “向着阵旗冲锋!”侍卫们嘶吼着,统一把长枪架到胸前,枪尖朝外,奋起最后的力气跟随着格里菲斯大步飞奔!朝着阵旗冲锋,黄金骑士团冲垮过数十个战阵,击败过无数军团,赢得一场又一场的战役……就算下了马,他们仍旧是精锐的黄金骑士! 格里菲斯的龙枪划过一道残影,一枪刺穿了被龙吟震慑的乌鸦老人,硬生生把包围圈撕开一道裂口,挡在冲锋路上的黑衣刺客连带乌鸦大汉都被冲锋的骑士们串在长枪上,十多个受伤的侍卫,竟然有着千军万马的气势。 枪如龙,人乘风,扫荡一切障碍!冲锋中的黄金骑士,无人能挡! 龙吟之声终于响彻,剩余的黑衣刺客看着消失在密林的侍卫背影,惊惧不已。他们看了看山丘上迎风飘扬的龙旗,默默退入黑暗里。 月色下,这处战场只剩下满地金色的、黑色的尸体,华贵的、沾满鲜血的金车被劈成碎片,在草地上闪闪发光。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 注册
快捷回复 返回首页 刷新 回到顶部
原因 快捷缘由 

回复

登录战盟帐号

验证码